欢迎光临

服务热线:400-990-1120 联系我们
华医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医学成果>一个脑梗患者在中西医治疗过程的思考 李小社

一个脑梗患者在中西医治疗过程的思考 李小社

日期/时间 :2023-12-26来源:综合编辑:guoguo

一个脑梗患者在中西医治疗过程的思考

祖牟疗法创始人:李小社

湖南橘杏教育: 祖牟疗法传承人张哲

作者今天之所以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一是案例典型;二是陈述西医治的过程和中医的观点分歧;三是医院对此案例的定性和中医治疗的疗效、四是几点反思和建议:

一、典型案例

1、患者就是本文作者,祖牟疗法创始人李小社的父亲李杰英, 91岁年龄偏大,按老祖宗留下来的算法(老黄历)已经92岁有余了。

2、我父亲从我记事以来,这是第一次去西医医院治疗,其余时间的大小病都是用手法进行治疗和调理的,经历过2019年全国范围疫情大流行他老人家都顺利过关。身体虽然经过了这次大考试,但吃饭很好,生活自理,无人陪护,行动自由,神志清楚,语言表达能力强,日常喜欢读《金秋》以及推拿养生一些书籍,给儿女减少很多麻烦,身体一直很好。正因如此,儿女们心里上对他老人家的照顾产生了疏忽大意,导致这次疾病发生。

二、中医和西医在这治疗过程发生的碰撞分歧

1、发病时间:2023年10月17日,天气较冷,父亲和往常一样,早餐吃三个包子一袋牛奶后,就开始了他的散步走路活动后,就拿起外孙女给他买的播放机开始听《秦腔》戏等日常生活。上午9-10点钟左右儿女们和往常一样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到中午叫他吃饭时,发现他躺在地上,头部左侧眼外偏上部有碰伤痕迹,嘴鼻歪斜,右手手臂发凉,赶紧找人把他从地上扶上床。

2、中医的急救治疗:通过视频我指导我妹用祖牟疗法进行急救治疗,首先按推头部、上背部脊柱两侧及两肩周部位,不到半小时右手手臂开始发热,嘴鼻歪斜有所好转,神志清楚,语言表达尚可,然后按两小时的间隔进行重复治疗,同时口服祖牟神名元气粉(食疗用品),并且在相关部位贴神明元气贴。随即儿女们相继从外地赶回,我父亲相对稳定

微信图片_20231226114418.png

(图左是10月17日摔倒后用手法急救后照片,右图是二次手法治疗后晚上10点抽烟照片说明手法治疗意识在恢复,病情好转。)

3、西医急诊、住院的西医治疗过程及医生和家属的谈话问诊:

因父亲摔倒头部有外伤,我们怀疑有颅内出血。于是决定10月18早叫救护车,在不输液、不拉警笛的情况下去咸阳陕西省中医药大学某医附院做脑部磁共振检查,如无出血即可回家用我们的办法治疗。这是我们的本意。

可一旦到了医院,就不能按我们的计划执行了,急诊科做了磁共振抽血检查,并告诉我们还要和脑内科专家会诊,后面也成为了我父亲住院时的主治大夫。

因我们家被政府安排拆迁三年了,到现在还不知道安置房在哪里盖,所以处于无家可归状态。农村有个习惯,老人有病且病重的,要想租房是租不到的。但又要考虑老人落叶归根,迫于无奈,在医生的劝说下,住院就成了当下权宜之计了。万一有个不测,就可从医院回家,但我们提出不做任何检查,不气切不手术,不插任何管子,并签了拒绝配合的协议。

急诊科18号当天做了磁共振的及各项抽血检查,住院后当天又开了这些内容的检查,对抽血我们没有办法阻止,因为医生下单护士执行。但做磁共振检查我们拒绝检查配合,在科室主任反复做工作讲厉害关系下,我们于10月20日下午被动的做了脑部磁共振和胸部CT检查,可令人不可费解的是他的治疗方案,在磁共振和CT结果出来后,他的治疗方案一点没有改变,对患者治疗没有任何作用,因为治疗方案没变。

但对患者家属有用,主管医生叫家属到办公室告诉报告结果说:“一是磁共振报告看这个病目前来说,我们医院治不好,到其他医院也是这样,不可逆转。听说现在有最先进的技术就是靶向治疗,国内没有几家很少,但医疗成本很大,钱花了还不一定达到治疗理想效果,让我们托人找关系看能否联系到这样的医院去治疗。二是从胸部CT的结果看问题还严重,一旦发烧将会导致肺部衰竭患者将会……不言而喻我们听的明白。”我父亲一直和我在一起生活他的身体情况我知道,这次因脑梗引起的摔倒,肺上的问题即使存在,但他以前身体正常情况下没有发生一次呼吸困难的现象,到现在住院也没有呼吸方面的问题。他现在仅仅是摔跤后脑梗引起的一些症状,与胸部无关。

就和主管医生交流探讨说,虽然是中医药大学的附属医院,但你说的观点,是用西医的标准(以固定的数值标准来衡量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的机体),有这样问题的人多的很,因为身体好他们不需要去医院检查,你们没有发现这样的案例而已,比如说: 据我知道西安西郊一个70多岁老人,在他的一次体检中,脑半部影像清楚,脑另一半部影像只是黑影什么也看不见,但他身体一直很好而且还开得麻将馆,你说他有什么问题?

他回答不上来,且不高兴,心想我是来给你父亲治病的,不是和认识层次不一样的人研究学术方面问题的。于是我就转话头说:“既然这样那你就消炎治疗肺部的问题呀”,医生告诉说:“那不行,医院有规定因为没有患者没有体征表现,也不发烧。”听了这话我无语,心想这是什么治疗呀。

我就开始观察验证看他说的话,看父亲是否按他说的发烧以后会肺部感染导致呼吸衰竭(这些谈话是10月20号下午磁共振CT检查结果出来后的谈话)。

次日中午午饭后我回病房,护士测体温37.6℃,父亲开始发烧,到下午38.9℃。医院开来一盒三九感冒冲剂来作为对症处理,而我父亲仅服了一包的三分之一不到,就拒绝吃了。改服我们自己带的“祖牟神明元气粉”,喝了有10克,加上手法治疗,晚上十点钟他老人家出了一身大汗,体温一下子降到35.5℃到36.5℃,为正常体温。直到我们要求出院,体温一直正常。再一次说明他们的预言不正确。对他们的信任越来越降低,甚至达到不信任的态度,开始对他这个专家打起了问号。

微信图片_20231226114827.png

image.pngimage.png3.jpg


(这七张就是我父亲住院时,所有物理检查报告和影像)

4、关于血氧饱和度的问题:大凡危重急救病人入院都要到抢救室进行血压、脉搏、呼吸,血氧饱和度进行监测,我父亲也不例外,可是自他犯病以来,他的血压脉搏呼吸一直很平稳,没有呼吸急促的现象。医院要求戴着监测设备,我们就积极配合,可我父亲好像不习惯,一会取掉氧气罩,一会去掉氧饱和度手上的夹子。去掉夹子仪器就告警,白天还可以,我们陪护的再给他戴上,可到晚上就不行了,因我们都是日夜陪护,长期精神紧张和疲劳没睡几分钟,仪器有告警,护士就进来让我们不要睡觉,时刻观察情况。我就和护士讲他戴上这些的血氧在95%以上,呼吸、心跳、血压平稳(这些主要是看我父亲的呼吸体征来的),他不戴这些虽然血氧饱和在85%左右,他的呼吸心跳血压和带上一样,能否不要带这些监测设备,他们坚决不同意。

经过几次的交涉无果后,我开始研究观察检测器显示的指标来,结果发现我父亲呼吸平稳但仪器显示呼吸指标为每分钟52次,就再次找护士说能否把监测器去掉,她还是坚决不同意,我说:“你们监测器是坏的”。她看后说:“没有呀”。我问:“人的正常呼吸每分钟多少?那么监视器显示每分钟呼吸52次,人应该是个什么样呼吸法”?她不回答我的问题,说你找主管大夫说去,我们无权利。

我就去找主管大夫,大夫您好,这个监测器能否不戴了,他就劈头盖脑的说,你去找中医医院看病去吧,我们看不了,或者转到重症科室去。看来我过去和他谈话已经很反感了,我也毫不客气说:你带的听诊器,在患者身体上听了没听,看患者每分钟到底呼吸多少下,你仪器上显示呼吸每分钟多少下,我是善意和你说,要不然真叫你下不了台阶。最后他还是到我父亲跟前拿起听诊器听诊,验证了他们的仪器是坏的。换了一台后呼吸为每分钟19次。

5.jpg

(这照片就是那台检测器测得呼吸脉搏显示因为血压血氧饱和度不管是(95%还85%)患者体征都很平稳,里面还有个信息量就是治疗单,从磁共振CT检查结果出来前和出来后都是一个治疗方案,同时显示的是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我父亲住的是中医药医院)

5、导尿管的问题:凡神志不清的患者插导尿管是西医治疗最常见的事情。我父亲因脑梗,自然不可减少。但自从他插上导尿管后,就开始烦躁不安,当时还以为可能是导尿管插入人体的反应,没有在乎,没想到其他问题。可他每隔一会就烦躁不安,用手去抓导尿管,当时还以为医生讲的病情加重反应,这种现象一直持续了两天,但父亲的病情还和入院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导尿袋子尿量很少,医生告诉我们尿量少是很严重的问题,我们的神经一下很紧张。就在这天晚上,发现插着导尿管的父亲所盖的被褥湿了一大片,就找护士换了一床,没多长时间又湿了,于是发现小便不是从导尿管排出来的,护士晚上反复处理几次,也没有处理从导尿管里排尿的问题,索性拔掉导尿管,父亲的烦躁不安从此没有出现了。因此父亲的烦躁不安就不是病情加重的问题,医生所说是没有根据的。

10月21日晚上,我父亲意识开始清醒,虽然语言表达不清,但是能用左手伸出四个指头说住院四天了,又指他的头左侧病就在那里,也是手法治疗的地方,我告诉他这医院治不好你的病,再找一个医院,我既能给你治病,离家近,又能见你的孙子、重孙,还能和乡亲聊天,好医院治疗。

三、西医医院的疗效和中医治疗的疗效对比

10月23日,从大医院离开转院到乡镇医院治疗去,他们又不同意出、转院,主管医生不配合交接(以下班为由不出面)。我们还是出了院,但患者的出院资料,要一周后才能给。到了北港医院。虽然他们也是西医医院,但他能听取患者家属的意见,能接受各方好的做法,与时俱进。虽然用西医的方法,同样办理签订一切拒绝配合治疗的协议书,例行了医院一切手续,在这里用我们手法治疗起到积极作用。再次感谢北港医院。

但从西医的角度对患者的定性是一致的,就是患者的病情脑梗,肺部的问题都是不可逆转的,好不了的,北港医院只是给老人的临终关怀而已。

6.jpg

(这是10月23日出院刚转进北港医院的照片,也就是说5天在所谓大医院治疗出院的情况)

1、中医特色疗法在北港医院得到认可:

我的好友上海老中医单老中医告诉我一个治疗脑梗秘方,他说此法如果是脑梗突发24小时内,治疗后2小时患者就可下地走动。因我父亲年龄大92岁,加之已经第7天了,要求我立即进行实施,按此法我就当天下午做了治疗,次日父亲右眼和左眼睁的一样的大,能下地走7、8步。主管寇医生早上查房发现说出了振奋人心的话:“中医博大精深,不可思议,原来你们给护士要什么我们不给,是怕发生意外,现在你们做吧,我们看到了,相信你们的做法”。

听了寇大夫的肯定,我们就大胆地将此法在医院中引用;单老中医的秘方绝活、柳才久老师的足部反射疗法以及祖牟疗法。 这三种外治方法同时作用下我父亲在短短的五天内,他地吞咽,吃饭喝水不呛,语言表达清楚明显改变,饭量明显的好。

因手机坏,视频资料无法上传,仅仅把在10月30日以后的住院、出院部分视频、照片分享给大家。

7.jpg

10月30日患者得病后第13天和探视者交流照片

8.jpg

11月4日父亲得病后第21天自己喝水时照片

9.jpg

11月5日父亲得病后第22天吃饭时照片


10.jpg

照片时11月16日用右手刮胡子恢复情况


四、几点反思和建议

反思:

1、坚定中医药的文化自信力不足。如果根据父亲的望闻问切辨证看,不去医院父亲的病恢复得更快更好,这次去医院治疗不但没治好他的病,反而给父亲造成心理压力,影响了身体康复;

2、从全程陪护父亲的住院治病经历,全面了解了所谓中医药附属医院西化一点不假。看磁共振CT检查、化验结果报告全部取代了中医的“望闻问切”医生带着听诊器也不再患者身上听一听,不是我和医生发生争论,他不会去用听诊器听我父亲到底每分钟是52次还是19次,咋知道是他们的监测设备坏了。

3、关于氧气的饱和度95%属于正常的问题低于这个指数标准必须吸氧,在医院不吸氧我父亲的氧气的饱和度是85%左右,可11月13号出院至今从来没有吸氧但他呼吸心跳血压都很正常,没有出现一次心慌气短,呼吸困难的问题。看来这个标准也是不绝对的正确。西医老攻击我们中医药无标准,请问他们的标准正确吗?

4、制定我们自己中医药标准能够弘扬中医药事业,为人类造福,迫在眉睫。

建议:

如果西医能把以死人标准改变我们老祖宗的揆度奇桓制定标准,那将是世界人民健康的福音。真正的是中西医结合。


没有了
华医头条影响力人物推荐MORE
华医头条电话:010-83393713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云岗路198号
Copyright ©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024824号-1
(免责声明:本网所提供的任何医药资讯仅供参考,不做个别诊断、用药和使用的根据,不能替代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建议,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