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库成腐败温床 国企老总贪污为帮情人拿\"养老钱\"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4-30 01:37

姚雯/漫画

57岁的国企老总为给老情人拿回“养老钱”,伙同情人伪造虚假材料,将手伸向了本公司的“小金库”;为掩盖犯罪事实,还将“小金库”的原始会计凭证烧毁。经北京市大兴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戴加诺、柴凤敏日前因犯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及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分别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和十三年零六个月。

大兴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吴祥义说,这起案件是该院近5年来起诉的职务犯罪案件中罪名最多、刑期最长的案件,同时也是首例被认定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的案件。

一封举报信牵出腐败案

2011年12月,大兴区检察院收到一封署名举报信,举报北京金属回收联营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戴加诺,伙同公司其他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通过收取报废车辆手续费不开发票、伪造报废回收证明办理虚假车辆报废、违法销售报废车辆及零部件等途径,设立账外资金达300多万元的“小金库”,并将这些钱转入个人账户或购买礼品卡、购物卡等用于个人消费。

接到线索后,该院反贪局迅速展开调查。这一查,不仅查出了北京金属回收联营公司的“小金库”问题,还查出戴加诺涉嫌贪污、挪用公款,以及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等问题。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金属回收虽然是一个发展前景十分广阔的行业,但同时又是一个规模不大的行业。行业内部规则不健全,管理不规范,甚至在法律上存在一些漏洞,给金属回收企业私设“小金库”提供了存在空间。

北京金属回收联营公司(以下简称回收公司)是1987年由中国黑色金属材料北京公司(以下简称中黑公司)和北京再生资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的。戴加诺原是中黑公司的员工,2003年被派到回收公司工作,2006年被任命为公司经理。

在职期间,戴加诺伙同公司其他人员设立了“小金库”,存放账外资金,用于公司员工福利、购买家具、办公用品以及日常报销等事项。

据该公司的出纳杨某介绍,“小金库”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销售报废车辆零部件的收益、出租土地的租金、伪造报废回收证明办理虚假车辆报废所获得的收益。

杨某承认,由于这些收益都是不合法的,不能走公司大账,于是就存放在“小金库”的账上。平时“小金库”的财务支出都需要戴加诺和会计刘某两人的签字才能有效,但有两次却出现了例外。

正是那两次例外,让戴加诺走向了犯罪。

两次不合手续的“资产置换”

据杨某回忆,2011年初,戴加诺拿着一些中黑公司和回收公司要进行“资产置换”的证明材料找到她,要求从“小金库”中提出25万元现金。

事实上,这些证明材料都是戴加诺与其情人柴凤敏共同伪造的。杨某注意到这些证明材料上既没有公司盖章,也没有会计刘某的签字,于是向戴加诺提出手续不合规的问题。戴加诺却说中黑公司急着要这笔资金,先把钱提出来,之后再把手续补齐,并且特别叮嘱她不要将此事告诉刘某。

杨某不得已将钱交给戴加诺,但同时也把这件事告诉了刘某。两个月过去了,戴加诺一直没有把手续补齐。2011年3月,戴加诺找到杨某,把25万元钱还给公司,并将“资产置换”的证明材料取走。

几天后,戴加诺又要求杨某将“小金库”以往的原始凭证交给自己,杨某迫于压力将“小金库”所有原始凭证交给了戴加诺。之后,戴加诺趁在单位值班之机,将这些原始凭证全部烧掉。

2011年12月,戴加诺再次找到杨某,声称办理“资产置换”。他拿着一份复印材料,以“资产置换”的名义从“小金库”取出51.4万元,但这一次取走的钱,戴加诺再也没有归还。

贪污公款只为取回情人“养老钱”

记者了解到,戴加诺的最终落马,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情人柴凤敏不时吹起的“枕边风”。戴、柴二人原是中黑公司员工,1986年参加工作时便相识,后来分别被派到中黑公司下属的两个全资子公司担任负责人。柴凤敏在华鑫公司(中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1991年成立,1994年撤销)担任负责人。1994年华鑫公司被撤销后,柴凤敏又回到中黑公司。1997年至2000年,戴加诺和柴凤敏共同在天津工作。这三年的相处,让他们的距离由远到近。

2000年,戴加诺回到北京后,不顾自己已有妻儿,开始与柴凤敏非法同居。13年来,二人一直过着有实无名的夫妻生活,柴凤敏更是至今未嫁。

2011年8月,柴凤敏从中黑公司退休,她告诉戴加诺,自己原在华鑫公司名下有一些股票,公司被撤销后股票转至中黑公司,她退休前已将股票卖出变现,但钱还在公司账上,想让戴加诺帮忙把这些钱要回来养老。

戴加诺多次向中黑公司负责人郭某索要股票套现的51.4万元现金,郭某让他提供股票所有权的凭证,由于柴凤敏和戴加诺均不能提供任何证明,所以被拒绝。

后来,柴凤敏又提出让戴加诺利用职务之便,假冒“资产置换”之名,从回收公司的“小金库”中支取。戴加诺虽觉不妥,但在柴凤敏的催促下还是实施了两次“资产置换”的行为,帮助柴凤敏拿回了她的“养老钱”。在检察机关传唤戴加诺后,柴凤敏把这笔钱转移至其父家中,随后被检察机关起获。

戴加诺在案发后承认,第一次取出25万元后,他用这笔钱购买了理财产品,到期就把钱取了出来。后来上级要进行财务检查,他怕被发现,于是将钱还回了公司。2011年底,由于柴凤敏一再催促,他又用同样的方法从公司取出51.4万元。

庭审中,戴加诺承认,为防止回收公司“小金库”被查处,他要求出纳杨某将小金库的会计凭证交给自己,并将这些会计凭证烧毁。但他认为,“小金库”本身就是非法的,作为非法“小金库”的票据也不应存在,因此销毁那些非法票据不构成犯罪。

检察机关认为,本案中的“小金库”虽是违法的,但其会计资料与公司、企业其他应当依法保存的会计资料一样,记载了公司、企业在特定时期的部分经营活动状况,都应当依法保存。销毁这些会计资料,就是销毁企业这部分经营活动情况的书面记载,同样构成犯罪。

“小金库”成腐败温床

承办此案的大兴区检察院反贪干警告诉记者,本案不仅反映出一些公司管理及财务制度不规范,同时也提示我们加强国有企业职务犯罪预防工作的重要性。

该院预防处处长陈一娜说,此案中,回收公司的内部机制,尤其是财务制度混乱,使得“小金库”能够长期存在,为本案发生提供了外部环境。“许多职务犯罪案件都跟‘小金库’有关,某种程度上说,它是产生腐败的温床。”

陈一娜建议,公司、企业要进一步健全管理机制,尤其是建立科学有效的财务制度;完善内部民主决策制度,充分发挥监事会应有的作用,进行分权管理,各自独立行使职权、分工负责、互相监督制约。此外,在本案中,柴凤敏为满足私欲,给戴加诺出主意、造票据、吹“枕边风”,最终把自己和情人共同推向犯罪的深渊。因此,领导干部要加强廉洁自律意识,筑牢反腐思想防线。

车主10万买北京牌照未果 起诉收钱人中秋小长假汽车票明天开售 高速不免费玉环“马路天使”施克超 十年来救下3美防长称美国军事打击叙利亚将花费数千英国前外交大臣:叙利亚正沦为又一个阿白宫闯过首关 “赞赏”参院委员会批准中秋汽车票明日开售 国庆期间高铁票会中国禁止官员用公款送月饼通知 引外媒高温致螃蟹“中暑”减产 大闸蟹价格或金婺大桥的“桥墩”怎么和桥面分离了(杭州上城区:47.9%的孕妇或哺乳期象山首次施划 “视觉减速标线”(图)机构预测1至8月投资增长20.3% 杭州地铁3号线线位重大调整 新线路或嘉兴海宁醉酒男子深夜买春 谁想失足女纸杯保质期最短仅一年 市民用过期纸杯三岁女孩杭州嘉绿苑被拐? 警方核实这郑洁组合2:0战胜彭帅/谢淑薇 闯入加内特乘私人飞机开启中国行 保镖长相全运会看孙杨贵过看刘翔 50块门票黄“村里一半支书娃”续:杂志社启动内部媒体谈幼童挖眼案:须破解“死无对证”记者爆料:北京女橄队员曾被要求放水 埃及穆兄会再遭“组合拳” 媒体关门成相关部门回应扎堆施工:目前杭州正处阵韩国发明折叠电动汽车 仅占普通车位三反腐风暴持续 盘点十八大来落马的央企武义男子买进口宝马上牌遭拒 惊动公安上海安监:液氨泄露事故企业未获危化品女乘客在地铁站拥挤后胳膊留红点 疑遭好声音第2季学员素颜照曝光[组图]杭州主城区年内全面启动油改气那些价值连城的珠宝中国五年后或将没有一流人才?卫计局官员家属医闹调查:近40人强闯确认!郭川意外落水,事故原因或与大三湖人取消原定易建联专访 曝阿联三日内《28岁未成年》霍建华变身“不老司机男子与伙伴发生争执 一言不合就开车撞胆大包天的翼装飞行 他们就这样下去了习近平致电祝贺卡柳莱德当选爱沙尼亚总厨房传来“嘭”的一声 饭店老板说他想【治国理政 浙江实践——对话县市区当无名的“英雄”——丽水武警参与苏村救邻居违规装空调 新房两年难入住(下喜迎佳节 鲜花扮靓杭城街头六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 年底前电话实名轻信微信好友申请救助基金 绍兴网友被上海质监局总队检查仿真饰品 部分饰品安倍18日起访美国古巴 将与劳尔·卡